我与李凡的故事

刘浩宇:14岁,初中一年级A班,身高1米57,体重76斤。父亲是一家公司的老板,迈帕姆母亲在政府工作,由于父母的工作很忙,所以家里的大房子只有刘浩宇和保姆两个人住。刘浩宇是班级的副班长,学习认真。虽然家里很富裕,但是自己却从不大手大脚,尤其是一年四季只穿一双布鞋,班级同学都管他叫“布鞋班长”。是一个可爱的小正太。这里指文中的“我”。

李帆:14岁,初中一年级A班,身高1米54,体重72斤。虽然不重,但却有一身的力气。是班级的中等生。是一个小正太,也经常跟刘浩宇在一起,他们是非常好的朋友,也是非常好的“玩伴”。

故事起源:李帆来到刘浩宇的桌前,说:“刘浩宇,你今天晚上有空吗?”“嗯?晚上啊,没什么事.怎么了?”“真的吗,你今天晚上能在我家住吗?我爸妈都出差了,我不敢一个人在家。”“呵呵,这么大了,还不敢一个人在家。是借口吧?”“他们要出去7天呢,你要是不介意的话,能不能在我家多带几天啊?反正你们家也就你一个人。”“好吧,我得跟我爸说一声。”“那太好了,放学回你家把你得“东西”拿着,然后去我家?!”“好!”

“铃铃铃~~~”终于放学了,这意味着7天长假到来了,我和李帆的激情7天也到来了。

我跑回了家,把我的宝贝都拿了出来。找了一个盒子,全装了进去。有N条长短不同的绳子,三双还没有穿过的布鞋,2副手铐和脚镣,这个嘛,是在网上买的,比较隐蔽,呵呵。装好之后,就踏上了去李帆家的路。

敲了敲门,是李帆开的门。“你怎么才来啊?快进来,我爸妈已经走了。”我进了李帆的家。这是我第二次来李帆家。因为平时都是在我家玩,所以还有点陌生。“我看你都带什么了?哇!都拿来了。”“有双布鞋是给你的,还没穿呢。”“谢谢,那咱们开始吧!”“好吧,不过平时都是你玩我,这回该换换了吧。”“哪有那么多废话。”李帆边说,便把我抱起来。别看他个子矮,力气可是出了名的大。一手拖着我,一边拿着盒子。进了他的房间。

门关上了,李帆把我抱到了他的床上,用身子压着我,开始用绳子捆我。他在网上学了好多种捆绑的方法,一般他都是用执行绳捆绑。今天也不例外,我的胳膊被绕了几圈,两个手腕被反绑在后面,又穿过了事先打好的结,往下一拉,我的胸就自然的挺了起来,他又在我的胳膊上横着绕了两圈,最后收尾。接着,他把我的布鞋脱掉,我并不喜欢不穿鞋的时候,不过也习惯了。李帆在我的脚踝处绕了几圈,把绳子穿过打好的结,向下一拉,两脚就被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。

终于捆绑完了,看李帆的样子好像挺满意的,看车我发呆了5、6分钟。因为现在我是他的玩物,一切就听他所吩咐了。

李帆把它的白袜子脱了下来,塞到了我的嘴里。由于我和李帆都不是汗脚,所以袜子很干净。他又找来一条黑布,蒙上了我的眼睛。我们俩的游戏开始了。李帆用一只胳膊紧紧地抱着我,不停地吻我的脸。那种感觉很刺激。另一只胳膊则抓着我的小JJ,不停地揉着。弄得我下身很舒服。就这样,我们俩缠绵了将近半个小时。由于我被捆绑的比较紧,时间长了会受不了的,所以就停下了。

稍微歇了一会,我说:“接下来怎么玩?”“看我的。”李帆边说便脱我的衣服,我也不反抗。直到就剩下一条裤衩和一双袜子。它让我跪下,我就乖乖的跪下。因为我们俩中间我比较喜欢被动一些,而他更喜欢主动的。所以我们俩都很开心。跪下之后,他又开始捆绑我。这次换了一种方法。

李帆把我的胳膊拿到了身后,摆成一个U字形,在我的手腕处横竖个捆了一圈,再把剩下的绳子穿过结,把胳膊和身子绑在了一起。之后,它让我上床上背朝上躺着,他把我的腿放在他身前,用绳子在我的小腿部分一圈一圈地捆着。一直捆到了脚踝,最后收尾。接下来李帆自己也脱下了衣服,剩下一条裤衩,接着有从衣柜里拿出一双新的白袜子,看他穿袜子的动作,好漂亮。穿完之后,他带上了我拿的手铐和脚镣,也上了床。我们开始不停地亲吻,过了一会,他又把手铐解开,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身上,不停地挠我的脚心,这也是李帆的爱好。脚心是我最怕碰到的地方。我开始剧烈地晃动身子,疯狂的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~~~~~别~哈哈哈哈~别挠了~~~哈哈哈哈。”李帆也不停,把刚才的袜子塞到我的嘴里,又在嘴上绑了一条绳子。想笑却笑不出来的滋味可不好受啊。

就这样,我们玩了1个多小时,笑的我嘴都酸了。我终于重新得到了自由。一看时间,已经六点半了,肚子也有些饿了。李帆说:“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比萨店,咱们去那吃怎么样?”“好啊,正好我饿了。”我们穿好衣服,就去吃晚饭了。

花了30多元钱,吃得好饱。回来的路上,正好路过一家舞蹈用品专卖店,便买了2条白色的连裤袜,还有俩件舞蹈的白衣服,有买了2双舞蹈鞋。

回到了家,我和李帆便迫不及待地把衣服全脱了,换上刚买来的新衣服新鞋子,我一看李帆,好漂亮啊。水灵灵的大眼睛,再加上这一身衣裳,就像一个小姑娘。我说:“平时总是你玩我,这回也该换换了吧。”这小子也不惧“好啊,来吧。”

我用那种比较好绑的执行绳捆绑把李帆绑好,然后把他的舞蹈鞋脱下来,塞到了嘴里,就是有点吃力。接着用我全身的力气把李帆按到床上,开始挠他的脚心,李帆也很怕痒,笑得比我还疯狂,直到我再也按不住他了,我才停下。我把他松绑。他气呼呼地说:“好小子,你还敢报仇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李帆就了扑上来,把我的手脚简单地捆绑好,开始不断地亲我,我也不反抗,我也弄不过他,就任着他来好了。一边亲我,一边摆弄我的小JJ,好舒服。就这样我们玩到了10点多。

时候不早了,我们俩洗了个澡,把衣服裤子脱光,换上了俩双从面买来的新袜子,白面蓝底的,挺漂亮,一人穿上一双,然后我把手与他的脚用铐子铐上,他的手也与我的脚靠在了一起,就这样,我们的第一个激情夜晚结束了。

一看李帆,还在呼呼大睡。呵呵,我把手铐的脚镣解开,换上衣服,准备做一点早餐,虽然还不怎么熟练,但热面包还是可以的。热了几片面包,煮了两袋牛奶,这就是早餐了。回到卧室,看李帆还在睡,我捏着他的鼻子:“醒醒大懒虫,别睡了。”在一番折腾之后,终于起来了,换好衣服,吃好早餐,李帆对我说:“今天天气这么好,出去溜达溜达吧。”“好啊。”我爽快地回答。可没想到,可怕的事情在后面等着我俩呢。

在李帆家附近的公园玩了几圈,我们俩就打算回去了。李帆家住在9楼,坐电梯一会就到,我们俩上了电梯,后面有一个男的拿了一个大箱子,也上了电梯,他并没有按去几楼,应该是也去9楼吧,我们俩也没多想。“叮咚。”到了,那个男的也跟着出了电梯。而李帆家门口也有一个男的在站着,李帆上去问:“叔叔,你有什么事吗?”那个男的的露出了邪笑,抽出了怀里的刀,压着嗓子说:“不许动。”我和李帆刚要下楼下跑,另外的那的男的也抽出一把刀,拦住了去路。我们俩只好投降。他们俩要求李帆把门开开,进了屋,他们俩命令我们俩跪下,跪下之后,他们用兜里的胶带将我们的手脚绑住,又将我们的嘴封住,有拿出俩个麻袋,把我们俩装进去,就算是李帆也没有他们俩劲大。其中一个个子高一些的男的说:“别动,否则有你们俩好果子吃,只要你俩老实带着,不会对你们动手的。”他们俩又把我和李帆装进了那个大箱子里,俩人一起把我们俩抬了出去。李帆家的小区人不多,所以他们俩也没被引起注意。我们俩被装进了一个面包车的后备箱里。车里还有2个人。他们把我俩从麻袋里拿出我和李帆被从把袋里拿出来之后,车开动了,一个人把捆绑我俩的胶带解开,把我们的鞋脱了下来,半路上扔到了一个路边的垃圾堆里。解开胶带一会,那个人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了几根绳子,把我俩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,根本动不了。渐渐地,我和李帆就睡着了。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被踹醒了。看守我们俩的男的说:“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,让你们先松快松快。”他将捆绑我们俩的绳子解开,时间好长啊,手都麻了,解完绳子,他将我们的手背到后面,给我俩一人带了一个手铐,脚也被戴上了脚镣,带完之后,我们俩被从车上赶了出来。外面是一片庄稼,可以看出,已经到了偏远的农村了,那个男的说:“先让你俩歇几分钟,一会接着上路。不行耍花样!”说完,他将我俩用另一副脚镣将我俩的脚镣拴在了一起,之后就走开了。

过了几分钟,李帆终于忍不住了:“咱们怎么办啊?他们不会杀了咱们吧。”“应该不会吧,他们刚才怎么不动手啊?我看他们好像没有要杀咱们的意思吧。别害怕。反正咱俩也喜欢捆绑,既然不会有什么危险,还不如好好享受呢。”“说的也是,被捆着、铐着挺舒服的。”说完,那几个男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一个人说:“小子,我就知道你们喜欢捆绑。这样吧,你们在我这待几天,保准让你们体验一把捆绑的快乐。”既然已经发现了,我们俩也没什么隐瞒,李帆说:“好啊,拿下面你说怎么办。”“好!既然有想法,那就听我们的。你们俩,把他俩铐子解开吧。”说着,另外的两个人把我们的铐子解开了。“走,上车吧。”他们边说,边把我们推上了车。
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车停了下来。我俩从车上下来了,他们给我们俩一人戴了一个三孔木枷,就是古代犯人带的那种,又戴上了一个黑头套,只露出了个眼睛和鼻子,脚上也戴上了木枷。大致看了看这地方,是一个废旧的工地,隔着几里地是一个村庄。他们推着我们下了山。

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终于到山底了。我们来到了这片废旧的工地,他们把我和李帆关进了一个小仓库里,里面很暗,隐隐约约看到俩个十字架。心想这是要干什么呢?

呆了一会,两个男子把门开开了,又把我们俩的木枷解开,带我们来到了一个房子面前。这房子很大。进了门,他们把我俩待到了一间屋子。这里面只有一张双人床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之后他们就走开了。过了一会,那两个男的搬着一个箱子进来了,打开一看,满箱子的绳子。又从裤兜里拿出了两双灰袜子,这好像是军袜,第一次见到,因为穿上去很舒服。这一路来,他们把我们的鞋都扔了,只穿个袜子走山路,袜子都已经磨破了。穿完袜子,他们让我先跪在一边,李帆被他们拽了出来。

他们让李帆跪在床上,用一根根绳子捆绑着他。上身是执行绳捆绑,下身的脚踝、膝盖、大腿也被一一紧紧地捆了起来。最后李帆的眼睛被黑布蒙了起来,嘴也用胶带粘了起来。两个男的看着,好像很满意。于是一个男的留在了这里,另一个男的带着我出来了这间屋子。我们来到了另外一间屋子,这间屋子也只放置了一张双人床。我被这个男的用捆绑李帆时同样的方法捆绑了起来。亲身体验才知道,捆绑之后时多么的痛苦。捆完之后,男的将我的嘴和眼睛蒙上,将我平放在了床上。突然,这个男的骑在了我的身上,不停地亲吻我,还用一只手不停地玩弄着我的小JJ,下体一阵快感。而我的挣扎也慢慢减弱。他就这样玩弄了我整整一个下午。

我已经筋疲力尽了,那个男的也停了下来。将我的捆绑迅速解开,然后对我说:“小子,你长得这么标致,谁看了都喜欢(这里用了句脏话,不太文明。),谁都想亲吻你。好了,先让你歇一会吧。等会吃完饭。”说完他就走开了。我被玩弄得好累,在床上躺着,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过了一会,我被喊醒了,那个男的又回来了,他将我用连体铐铐上,带着我来到了餐厅。餐厅的装修还不错,我们到餐厅时,李帆已经到了。看着一桌子的饭菜,我不由得留下了口水。那个男的说:“你们俩尽管吃吧,半个小时后,我们来找你。”接着他们就离开了。李帆说:“你怎么样啊?”“我没事,他把我捆了起来,晚了一下午,挺好玩的。你呢?”“我也一样,不说了,这么多好吃的,我可不能放过。”

半个小时后,那两个男的回来了。“好了,晚餐时间到了。”你们也累了一下午,好好休息一下,今夜凌晨还要赶路。说着,他们俩把我们带到了最开始关我们的地方,他们把我们俩的连体铐解开,将我们捆绑在十字架上。然后就离开了。这就是我和李帆被绑架的第一天,还会发生什么呢?敬请期待来,又派一个人看着我俩。就这样,我和李帆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被绑架了。

不知什么时候,我和李帆被叫醒了。叫我们的那个男的说:“已经12点了,咱们该赶路了。快!把他们俩卸下来。”边说着,旁边的人把我俩的绳索解了下来,有把我们的衣服什么的都脱了下来,把我们带到了车上。

上了车,他们用胶带把我们的嘴封上,手脚被捆在了一起,然后开始跟我们说:“咱们的目的地是一个岛,要赶好几个小时的路,所以把你们这么早叫起来。这岛原来是一个与大陆隔离的监狱,几年前关了。现在是一座学校,外人是不知道的。这岛上有40多个学生,跟你们一样的爱好,都是被绑架过来的。你们在那里要带上3、4天,由于你们还要上学,这次是宽容你们了,要不就不放你们了,知道不?到那里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,时间到了我们来接你们。”他又跟我们说了些,可由于太困了,也没仔细听,不过,一定很有趣吧!

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我和李帆被叫醒,他们跟我们俩说:“一会要乘船,你们少说电话,听到了吗?”他们给我们简单地换了几件衣裳就上船了。大约在海上航行了30分钟,船停了。我们从船上下来,迎接我们的人应经到了,不过很不友好啊。上来就把我们的衣服兜脱掉,用最大的力气把我们捆了起来,又戴上了黑头套,把我们扔到了一辆卡车上,开走了。

走了一段路,车停了下来。听到了一个建筑物前,我想这就是那个捆绑学校了吧。他们带着我俩进了教学楼,到了顶楼的办公室。进了屋,屋里坐着的男的站了起来,跟另外的几个男的说了起来。“这就是两个小子吧。”“对!能在你这带上3、4天,带要带走的,长得挺标致的。”“我看看。”屋里的男的把我俩的头套摘了下来。“不错不错,小吴,把他们分到H班吧,还有,带他们领衣服去。”说着,我们的绳索被解开,几个男的把我们带到了仓库。这的仓库很大。里面什么衣服啊、绳子啊、刑具啊什么的都有。我们俩一人领了5衣服。仔细说一下:1、白色的足球上衣和蓝色的足球短裤,以及1双白色的长筒足球袜。2、蓝色的足球上衣和白色的足球短裤,一双蓝色的足球袜。3、体操上衣和白色连裤袜(好像是国家队的哦),一双白色棉袜。4、监狱囚衣、囚裤和一双黑色棉袜。5、白色T恤和黑色长裤,白面灰底的棉袜一双。另外还有一双黑色足球鞋,一双白色体操鞋、一双黑色布鞋和一双白蓝相间的运动鞋。这么多衣服裤子袜子鞋子,到底要干什么呢?押我们的说:“根据你们的情况,你们在这里要上3天课程和一天表演。今天上午8点半,跟你们宿舍的同学到足球场集合上足球课,下午进行一场足球比赛。输者接受惩罚。明天上午8点半到体操房集合训练体操,下午体操捆绑照相。后天全天体验监狱生活。服装的要求是今天上午穿白衣蓝裤白球袜还有足球鞋。下午穿另外一套足球服。明天穿体操服、白色棉袜、体操些,后天穿囚服、黑袜和布鞋。平时就穿运动装就可以了,袜子、鞋子、衣服都不允许穿错,否则将受到惩罚。好了,先带你们回宿舍,换衣服,一会要吃早餐了。

我和李帆被押到了H班,进了屋,屋里有三个男孩。一见到我们,就从床上下来,跪在地上,说:“老师早上好。”然后等待老师说话。押我们的人说:“好了,起来吧。你们看到了吗?”这俩个人对我和李帆说:“在这个学校,见到老师一定要下跪问好,见到同学要作辑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onferenskalmar.com/,迈帕姆上课要向老师跪下问好,很多规矩,你们就向他们请教吧。还有,你们三,今天又来了来个同学,他们就在这待几天,好好相处。”说完老师就走了。

同学见面,当然是打招呼了,互相叙说了一下来历。三个同学分别叫张翔、陈健和李博。个头跟我们差不多,长得也很标致。其中张翔最大,15岁了。陈健和李博跟我们同岁,我们也很谈得来。聊了一会,李博站起来说:“走吧,该吃早饭了。”我来到了我的床前,把衣服放好,穿上白色的足球衣服,蓝色的短裤和白色足球袜,换上足球鞋,跟着张翔他们去了食堂。

早餐很平常,包子、粥、咸菜,简单吃了些就来到了足球场,上课的还有F班的五个人。张翔让我俩站在他们身边,过了一会,老师来了。我们跪下说老师好,老师说起来吧我们才起来。整个一个上午的足球课都练了一些传接球,我和李帆都是学校足球队的,所以这个不在话下。练了一上午,满头大汗,我们五个人到了水房洗了洗脸。休息了一会就去吃午饭了。午饭过后,根据学校的规定,要有午睡,就算不规定,我们也要好好休息一下,下午还要和F班踢一场5人的足球比赛。午睡过后,换上另外一套球衣,来到足球场。60分钟的比赛一会就过去了,最终我们班以一球小胜,李帆进球了,看那个兴奋的样子,哎~~胜利者的奖励是F班的这5个同学今天下午就是我们的奴隶了,不过我们也没要者奖励,同学要和睦嘛。

赢了很高兴,陈健他们说要去打会篮球,问我们去不去,原本我和李帆想在宿舍玩一会,可邀请又不好拒绝,便说一会就去,张翔好像看出了我们的心思,便说:“那你们先去办你们的事,我们先玩着。”于是,我和李帆便回到了宿舍。回到宿舍,我和李帆把衣服全脱了。在我的床上闹了起来。我们互相抱着,亲吻着,玩了半个小时。停下来之后,我们换上学校让平时穿的衣服,去了篮球场。打了很长时间,最后还来了个罚篮比赛,谁输的话晚上谁就要倒霉了。最终,我输了,晚上,哎,不敢想了。

晚饭过后,我们五个回到了宿舍。进了门,张翔、陈健先把我的衣服脱掉,陈健又把他的袜子塞到了我的嘴里。李博和李帆把我捆绑上吊了起来。我被他们戏弄着,不过也不生气。大家都是朋友,做不出过分的事。被吊了一个多小时,我被放了下来。他们把我捆在床上,说今晚我就这么睡吧,直到他们睡觉,我嘴里的袜子也没拿出来。这就是在学校的第一天,很有趣吧。

一觉醒来,天已经亮了。我还是捆着的。一看他们几个,还在呼呼大睡。我平时没有睡懒觉的习惯,因为这样对身体不好。我把他们叫醒,让他们把我解开,这他们才不情愿地起来,解开了捆了我一夜的绳索。我们换上了体操服,因为今天是上体操课的。换完衣服,我们去了食堂,吃过早饭,进了体操室。体操室很大,能容下全校的学生。今天有A、D、F、G、H、J班30名同学上体操课。我们先做了准备活动,接下来是练习分腿、倒立、压腿。倒立还好说,这压腿和分腿可把我和李帆难坏了。一上午下来,这俩条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。吃过午饭,回到宿舍,李帆就恢复活力了。跟张建闹了起来,整个宿舍都容不下了,结果正巧检查午睡的老师来检查我们的宿舍,一看5个人都没睡。好吧!下午的体操课,就改成你们5个的捆绑表演吧。啊~~~

我们5个胆怯地走进了体操室。老师和同学早已经到了。老师严厉地说:“同学们,H班的五名同学今天中午没有午休,所以下午的体操课,就让我们的捆绑老师给你们演示一下一些复杂的捆绑方法吧,模特就是他们。还有你们五个在演示完后要一人分配到一个班级,今天下午就是分配班级的奴隶了,你们就要听他们得了。知道了吗?”“知道了~”我们五个低着头,小声地说。

我们5个被用不同的方法捆绑,我还算幸运,没有用绳子,而是用各种铐子铐我。而他们四个就惨了,看看他们的表情,就知道老师捆得有多厉害了。捆绑表演进行了40多分钟,下午的课就算上完了。我们5个被分别押到了指定的班级。我被分到了J班。J班的有5个男孩。年龄好像跟我一样大。进了屋,他们救命令我跪在地板中间。开始扒我的衣服,裤子。我的鞋被扔到了一边。全身一丝不挂地跪在他们面前。他们坏笑着。我低着头,突然,其中的一个男孩把我扑倒在地,另外4个从自己的床下面拿出绳子,开始捆我。捆的很紧,我一点也动不了。我的手和脚被捆到了一起,然后一个人把他的袜子脱了下来,将我的整个嘴都堵了起来,这可不是什么好味道。接着他们开始玩我的私处,弄得全身很舒服,我的反抗也就减弱了。不一会,一种白色的粘液从我的私处流出来,他们告诉我这叫做,不用害怕。整个一下午,我都被他们来来回回地捆绑,来来回回地玩弄,好累啊。直到晚饭后,我才得以允许回到宿舍。到宿舍一看,李帆他们几个也被玩的够呛,我们没多说什么就睡觉了。

早上一大早就被老师叫了起来,让我们赶快穿上囚服、黑袜、布鞋到操场上等着发令,我知道这是要到监狱去了。

到了操场上,那里的老师让我们找到自己的位置跪着,大约过了10分钟,所有的学生都到齐了,老师们开始捆绑我们,一个连着一个,决不手软。有的小一点的都挤出了眼泪。捆绑完毕后,我们出发了。上身被紧紧地捆绑着,脚上还带着脚镣,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,终于到了。进入监狱的学生都要剪头,由于我和李帆明天就要走了,所以没剃光头,只剪了大约三分之二的头发。

我们来到监狱,老师把绳索卸下,脚镣也被拿了下来。我们看了各种各样对犯人的惩罚方式,还看了各种各样的手铐脚镣。最后我们还体验了一次做老虎凳的感觉,我连第二块砖都放不上了,好疼啊。上午是参观,下午就要实施捆绑了。午饭简简单单,之后我们就被带到一个个小牢房里了。一个牢房只有一张床,我被要求盘腿坐在床上,老师把我用执行绳捆了起来,脖子与脚踝连在一起,真是生不如死啊。整整一下午,就是这么度过的。

今天就要离开捆绑学校了,我和李帆早早就被老师叫起来,老师说这是学校的规定,离开学校的学生要举办毕业典礼,而内容就是我们俩要被捆上半天。

我和李帆5点就吃完早饭了,我们俩被带到操场上,老师让我们俩跪在教学楼门前,将我们的衣服全部脱掉,老师给了我们一人一个护膝,开始给我们上绑。过了10分钟,我们被捆绑得严严实实的。今天是捆绑学校的休息日,所以同学们不用上课,一个个精神抖擞地从教学楼出来,看到我们跪在他们面前,便知道了大概。早上8点,我们被带上了讲台。经过一系列的项目,我们毕业了,可是这项目太混乱,也不必太多说。

我们穿上了普通的运动服,一双白面灰底的运动袜,还有一双白兰相间的运动鞋,之后就是驷马捆绑,嘴被用俩双袜子堵上,又缠了7、8圈的胶带,眼睛用黑布条蒙了起来,接着我们俩就被带上了车。我想,我们这就要离开捆绑学校了吧。

经过了一天的奔波,我们终于到达了李帆的家里,回想这几天的经历,很有趣,很值得回忆,我看着李帆,李帆也看着我,闭上眼睛,搂在一起,吻了一下,互相说了声:“我爱你。”(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